未分类

不需要vip的编辑视频的软件

北海上空朵朵白云,两道遁光由远而近,不紧不慢地驶来,可以清楚地看到遁光里两道白色身影,其中一个年轻修士正眉飞色舞地比划着。

“韩师兄,小弟刚进去天外天,差点被里面的怪物给淹没了,这三年来都是那种生活,杀杀杀的,早把我闷坏了,幸好在里面成就元婴,不然师傅还不让我回来。”

中年修士脸上带笑,“前些日子,你父亲还专门过来询问你的情况,如果他知道你已经晋级元婴,肯定会高兴地合不拢嘴……什么人!”

年轻修士正高兴地说笑着,突然听到韩师兄暴喝一声,脸色一变,忙四下望去,目光一缩,“是你们!”

一朵白云散开,露出两道身影,其中一个身着蓝衫,浓眉大眼的正微笑着看过来,另外一个身着红装,身材火爆,俏脸却满是寒霜。

东方汇见眼前之人竟是从逍遥岛先行离开的姚姓兄妹,忍不住心中大奇,“怎么?拦住我们的去路,难道想找死不成?”

中年修士要谨慎的多,他隐隐觉得眼前之人似乎有些不同寻常,“两位,有何贵干?”

姚泽面色淡然,丝毫没有因为境界的差距而有所胆怯,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谈一谈那株九叶天香花,看看道友愿不愿意割爱……”

“呸!你什么东西?要不是逍遥岛不方便,当时就想灭杀掉!现在你自己跑过来,眼巴巴地送死,哈哈……韩师兄,那妞交给你了,千万别伤着了,等会我们兄弟还可以乐呵乐呵。”话音未落,身形就朝姚泽冲了过去,同时一道飞虹激射而出。

那位韩师兄明显迟疑了一下,不过还是右手一挥,一头金色猛虎凭空形成,直接朝南宫媛扑去,显然想把两人分隔开来。

“姚泽!给我杀了他!”南宫媛的俏脸气的发白,她在神州大陆名气如此之大,竟然被一个刚刚晋级的小子给污蔑,如果不是中年修士拦住,她早冲了过来。

看着东方汇自大的样子,姚泽摇了摇头,那道飞虹眨眼间就刺透了蓝色身影。

长裙飘逸NANA秀撩人姿态

“就这水平?找死!”东方汇面带讥笑,右手一招,就想取下此人的储物戒指,里面至少有一万块上品灵石的。

突然不远处的韩师兄惊呼一声:“东方师弟,小心!”身形晃动,就要瞬移过来。

东方汇闻言一愣,却看到原本被飞剑刺中的身影竟慢慢溃散,残影!

他心中一惊,刚想祭出法宝,一声冷哼在耳边响起,东方汇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只觉得一根粗大的铁杵狠狠地在识海里搅动了一下,疼的他身形直接弓成了龙虾,直接向海里掉去,一根黑色长索早把他裹个结结实实。

这些说起来话长,可在那韩师兄喊过之后,仅仅一息时间,还没来及过来,东方汇就被制住。

那位韩师兄大吃一惊,身形直接朝后退了数丈,才惊疑不定地望了过来。

一个眨眼就生擒住一位元婴修士,就是他自己也无法做到,难道此人隐藏了修为?

南宫媛没有理会这些,身形一晃就站在东方汇的身前,双手抡起,“啪啪”的声音大起,海面上响起阵阵惨叫声。

姚泽见了也没有阻拦,如果南宫媛想杀他,自然就不会这样打了,他目光淡然地看着那位韩师兄,这样一个刚刚晋级的元婴修士,早已不是他的一合之敌。

韩师兄面色变幻,听到东方汇的惨叫,也不敢过来,突然那惨叫声竟尖锐起来,姚泽忙看过去,竟发现东方汇的两只耳朵都被生生撕扯下来!

南宫媛俏脸发白,显然早就起了杀心,见这货扯嗓子尖叫,伸手就把手中的两片耳朵塞到了他的口中,然后右手微摆,那东方汇眼睛翻白,竟把自己的耳朵吞进肚里!

这货从小就被宠坏了,哪里受到如此惊吓,眼睛一翻,竟直接晕了过去,南宫媛的脸色才好转了一些。

那位韩师兄也没有轻举妄动,目光乱转,袍袖微一挥动,“两位,我们是仙剑宗的弟子,刚才我师弟说话有些不对,这里我代表他向二位赔罪……”

看来他被姚泽刚才的霹雳手段给镇住了,竟会向一位元婴初期修士低头。

姚泽没有说话,只是单手附后,定定地望着他。

过了一会,那韩师兄又是一抖袍袖,接着说道:“两位只管把九叶天香花拿走,此事就此作罢如何?”

南宫媛毫不客气地右手一划,昏迷过去的东方汇抽动了一下,竟疼的清醒过来,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道血箭喷的老高,整个左手竟直接断开。

“让你叫!”南宫媛摘下那枚储物戒指,然后把整个左手都塞到了东方汇的嘴巴里,这货再次晕了过去。

姚泽在旁边看了,只觉得背脊发凉,暴力媛果然不是白叫的,以后自己决不可得罪她!

南宫媛的右手在储物戒指上连续挥动,很快拿出一个细长的玉盒,打开后看了一会,这才收了起来,刚想说话,身形突然晃动一下,脸色大变,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
那位韩师兄阴沉的脸上突然出现一道诡异的笑容,双手一拍,“倒!倒……”

南宫媛的身形已经变得摇摇欲坠,连忙凌空盘膝坐好,俏脸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丝青气在蔓延。

姚泽的脸色也有些变化,身形跟着东倒西歪的,眼中露出恐惧,手指着那人,语气中满是惊慌,“你……你做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小子,一个区区元婴初期修士,竟然敢挑衅中期大能?我要你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韩师兄心中得意之极,自己一个堂堂的中期修士,竟对一个后辈小子赔笑脸、说好话,此人该死一万次!

他素来谨慎,眼见这位蓝衫修士已经东倒西歪了,也不敢大意,大嘴一张,一道金色闪电瞬间刺中了姚泽的身体。

一道青光亮起,那闪电显出原形,自己的飞剑竟没有刺进肉身!

“极品法宝!”韩师兄不惊反喜,极品法宝他也见过不少,可极品防御宝物就十分罕见了,这些马上就是自己的!

韩师兄的脸上闪过一丝贪婪,没有再犹豫,飞剑再次闪烁,直接砍在了姚泽的脖子上,青光闪烁,飞剑无功而返。

连续被击中两次,姚泽的身形已经开始朝海面上掉落,似乎连话也无法说出。

“这宝物竟是连脑袋都护住的,好宝贝!”韩师兄大喜过望,右手一招,姚泽的身形就朝他飞了过来。

眼见着身形靠近,韩师兄极为谨慎,右手伸出,一把就要扣住姚泽的脖子,无论他中毒多深,先灭杀再说,毕竟此人给他的感觉很是不好。

一切都要尘埃落定,异变陡然!

韩师兄的右手刚靠近脖子,原本一动不动的姚泽突然眨了下眼睛,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幽蓝火球就从口中突然喷出!

四周的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下来,韩师兄脸色大变,身形后退也来不及,那团火焰“篷”的一下就把他团团包裹,似乎连惨叫也无法发出。

原本中招的姚泽站直了身形,眼中闪过厉色,此人竟偷偷摸摸地释放出毒气,虽然不知道什么毒物,不过看南宫媛的状况,就知道此毒非同小可,可自己已经参悟了“勾陈天书”的残篇,即使不能说万毒不浸,想毒翻自己也不太可能。

只是等他仔细看着九冥幽火燃烧时,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原本火焰包裹的那位韩师兄早消失不见,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色兽皮在火焰中翻滚,转眼就化为一团灰烬!

“这是……”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事,那金色兽皮明显是块符咒,等他看到不远处一道白色身影慢慢显现出来,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。

显然自己算计了半天,只是毁去一块符咒而已。

那位韩师兄更是惊魂未定,自己的刚才捏碎了一枚万寂毒丹,里面可是混合了数十种剧毒,怎么这小子竟一点事也没有?还平白浪费了自己的那枚祷祠咒!

这符咒可是相当于自己多条小命,危机关头可以代替自己死亡,以免杀身之祸的,自己在海外偶然所得,差点付出部身家,可如今竟浪费在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手里!

“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韩师兄脸色变幻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,他实在想不通这问题出在哪里。

姚泽的目光闪烁,点点头,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你要把这张符咒的事说一下。你释放毒气,如果是一般人还真会中招,可惜我早就拥有了毒之灵!”

“毒之灵!难怪……”韩师兄的眼中闪过一丝火热,“那块符咒是我在海外游历时购买的祷祠咒。”

显然他也不愿意多说,而是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姚泽,“我给你一个机会,现在你把毒之灵让给我,就当我们没有遇到过。”

姚泽摸了摸鼻子,有些无语,都打成这样了,还有和解的可能?“如果我说不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