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有没有小黄的app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最新章节!

仁爱医院

姜小米眼巴巴的盯着茶几上的麻辣小龙虾、烧烤、铁板烧以及水煮鱼。

小女人摸了摸肚皮,口水都要漫出来了,到底是谁规定,坐月子的人不能吃烧烤。

“我说就为一盆仙人掌郁闷这个样子?”

“是没有见过那盆仙人掌,长得跟法国梧桐一样。想起来就一肚子气。”宋真真用力撸了一根肉串,愤愤不平道。

姜小米不解的看向何怜惜:“又是为什么呢?”

何怜惜默了默:“……我也有一盆像她那么大的仙人掌。”

姜小米:“……”

她在想。如果何怜惜跟宋真真都有一盆,甭想了,肯定也少不了她的。

“先不谈仙人掌的问题,咱谈点现实的,涵波对蒋旭东什么态度?”姜小米摆出一副长辈问话的姿态。

住院期间,娄天钦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干扰,头一个月的时候,任何人来探访都被拒之门外,也就是这段时间对她的看管稍微放松了一点,刚刚从何怜惜口中得知蒋旭东已经知道何涵波的存在时,姜小米一边窃喜,一边还要努力装出很吃惊的样子。

阳光里的集市姑娘

“那孩子心思重,问了他也不愿意说出来,我知道,他是怕我有压力。”何怜惜抿了抿唇:“但是我真的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,我……”

在真相大白之前,她始终都觉得是自己过错,因为本来接近蒋旭东就是为了钱。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她活该,可事实上,身为受害者的蒋旭东才是幕后大BOSS,真正被利用的,只有她一个人而已。

“我懂,我要是,我也没法做到原谅。”姜小米诚然说道。

“可是现在,我有了涵波,我想让他跟其他孩子一样,拥有正常的父爱,拥有他这个年纪可以有的一切。”何怜惜被矛盾的自己逗笑了。

宋真真一边认真的听,一边努力咀嚼嘴里的牛板筋。

“吧唧吧唧……”

姜小米道:“如果说为了孩子跟蒋旭东复婚,我觉得没意义。现在很多女人都说是为了孩子怎么样怎么样,可反过头来想一下,如果孩子的父母都不爱对方了,硬凑在一起干嘛?整天演戏给孩子看?呵呵,等孩子长大了,估计们两个也能拿座奥斯卡小金人。”

“吧唧吧唧……”

姜小米感觉耳朵边待了只仓鼠,不停地啃食物。她愤愤不平的瞪过去:“就不能小点声吗?”

“……牛筋比较难咬断!”宋真真弱弱道。

何怜惜摆了摆手:“不说这些闹心的事了,呢,现在怎么样?”

姜小米肩膀耸拉着:“看我现在像不像在坐牢?”

“这么豪华的牢房,真没见过。”宋真真揶揄起来。

“宝宝呢?”何怜惜好奇问道。

“我现在就跟后宫娘娘一样,明明是我生的,却跟租来的一样,每天就看几个小时,然后就被人抱走了。”将喜爱黯然的捂住额头。

何怜惜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我生涵波的时候,有个陪床的阿姨,她就说月子没坐好的女人,老了以后肯定一身的病。娄天钦是怕落下病根才把看管的那么严的。”

“所以咯,们没事也来探探监,那孙子怕我偷偷跑出去,每天都换不同的护士过来,前一秒刚跟人家混熟,第二天人就不见了。”

何怜惜犹豫了一下:“那岂不是没办法参加世丞的足球赛啦?”

宋真真跟姜小米同时朝何怜惜看过去,异口同声:“什么足球赛?”

那天娄世丞跟何涵波携手同游过后,两人互留了通讯号码,前几天何涵波忽然收到娄世丞的短信,问他本周六有没有空,他们学校举办了足球赛,想邀请他去当拉拉队。

姜小米目光一缩,激动道:“怎么都没有人跟我说这件事?”

冬令赛是学校最盛大的活动之一,只有高年级的同学才可以参加,小班跟中班因为年纪太小,所以只能在外围观望。

娄世丞之所以隐瞒,估计也是娄天钦授意。

宋真真一看情况不对,连忙道:“小米,不要做傻事,还在做月子呢,跑过去干嘛呀。”

姜小米痛心疾首道:“我想为我儿子加油去。”

何怜惜道:“可现在身体状况,似乎也不允许跑出去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姜小米就给她们表演了一记完美的空中托马斯一百八十度转体侧踢。

两个没有‘见过世面’的小女人同时鼓掌喝彩。踢得好,踢得好。

姜小米施施然坐回原来位置,托着腮语气郁闷:“他明年夏天就要上小学了,这是他最后一次幼儿园比赛,我作为妈妈居然不能去参加。”

何怜惜握了握手里的杯子:“可即使有心,也出不去。我们进来的时候,门口有保镖的。”

娄天钦在这家医院布下了天罗地网,任凭姜小米在里面怎么折腾,想出去。没门。

“周六我会陪涵波一起为世丞加油,要不,我把现场的视频发过来给?”

姜小米不说话,继续托腮在那儿沉思。

宋真真又道:“我也过去帮忙拍照,程拍。”

姜小米撇了她一眼:“有我拍的正点吗?”

开玩笑,老娘可是转业的。

哒哒哒,门外传来保镖的敲门声:“娄爷规定,探视时间不能超过两小时,两位小姐,们的时间已经到了。”

姜小米第一次觉得,时间居然过的这么快,她连忙套上鞋子跟外套:“我送们。”

亲自把好友送出病房大门,还想往前走的时候,保镖伸手拦住了:“少奶奶,外面冷。”

“好了,别送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何怜惜跟宋真真同时朝她挥手告别。

姜小米默默地做了个拜拜的手势,耸拉着肩膀往回走。

翌日,娄天钦过来送汤,看姜小米一脸沮丧,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“是不是也弄了一颗仙人掌放在家里?”姜小米闷闷的问道。

娄天钦眼皮一抬:“怎么知道?”

果然……

姜小米深吸了一口气后,突然咆哮起来:“送什么不好,偏要送仙人掌,是不是想暗示我,浑身都是刺,叫我以后收敛收敛?”

“以前说我胖嘟嘟的像河豚,后来我才知道河豚也是满身的刺,搞来搞去,我就是一根刺,一根扎在良心上,让不安的刺,对不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