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新茄子视频

百花楼、锦香院。

孙绍宗虽然不待见青楼女子,怎奈一众纨绔们却都喜欢这个调调,就连刚认识的柳湘莲,也是个风月场上的魁首。

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,这锦香院里的云儿姑娘,确实是个活跃气氛的好手,有她在场,再尴尬的气氛都能圆回来。

因此九月十九傍晚的席面,便又设在了锦香院中。

这日下午,孙绍宗一早便汇合了卢剑星、沈炼,半路又喊上了柳湘莲,一行四骑这才说说笑笑,赶奔百花楼而去。

那柳湘莲虽生的细嫩,却也是个喜欢舞刀弄枪的,因此这一路上与卢剑星、沈炼倒是相谈甚欢。

一路无话。

到了那锦香院门外,远远的便见冯紫英、薛蟠二人,已经在台阶上等候多时。

孙绍宗忙催马赶到了近前,一边利落的翻身下马,一边半是埋怨半是说笑的道:“今儿是我做东,你们两个却来的这般早,倒显得我这个做东的好没礼数!”

“跟我们两个,二哥还用的着管什么礼数?”

薛蟠哈哈一笑,抢着上前接过了缰绳。

忽又瞅见后面三人紧跟着下了马,好奇的打量了一眼,那两只大眼珠子便死死钉在了柳湘莲身上,张着大嘴半响也没个下文。

甜甜素纯的秀美风采

好在这时冯紫英也已经迎下了台阶,好奇道:“二哥,这三位是……”

孙绍宗先用手向柳湘莲一比,郑重的介绍道:“这位是柳湘莲柳贤弟,当年打高丽的时候,柳家叔父是副先锋,跟家父一起在高丽杀了个来回,最后又在鸭绿江旁一并领了旨意。”

冯紫英一听这话,便知道这关系非同旁人可比,忙上前自报家门,又与柳湘莲叙了年齿。

等他们互相过礼之后,孙绍宗这才又向冯紫英介绍了卢剑星、沈炼二人,并着重强调道:“这两位在北镇抚司里,无论身手、能力都是一等一的,只可惜一直不得重用。”

冯紫英立刻晓得,孙绍宗带着两位过来,却是存着举荐之意。

于是便笑着道:“既是二哥看重的人,想来必是不差的。”

这次却没什么报家门、叙年齿的戏码。

那卢剑星、沈炼恭敬上前施礼,他也只是大刺刺的回了一礼。

不过即便如此,也足够让兄弟二人受宠若惊了——若不是看孙绍宗的面子,神武将军家的衙内,如何会将两个小小的七品武官放在眼里?

这时那薛蟠,才终于从柳湘莲的‘盛世美颜’中回过神来,兴冲冲的凑了上来,没口子的抱怨道:“老冯,你只顾着显摆自己,却怎得不替我引荐引荐?”

冯紫英嘿嘿一笑,戏谑道:“柳兄,这位可不是简单人物,要说旁的你或许没听过,他那未过门的娘子,可是大大的有名!”

薛蟠本来正挺胸叠肚,努力摆出一副雄壮模样,忽听他不提自己的名姓,反倒扯出了王家女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怒道:“好你个老冯,竟敢特娘的消遣老子!”

说着,便扑上去冯紫英厮扯起来。

这两块料是胡闹惯了的,孙绍宗也懒得出面制止。

反而趁机向冯紫英三人介绍道:“这是皇商薛家的大公子薛蟠,他舅舅是九省都检点王子腾,姑母是荣国府的二夫人,至于那未过门的娘子嘛——你们想必也都有所耳闻。”

自然是有所耳闻的。

当今官场,谁不知道吏部尚书王大人的独生女,要改嫁给王子腾的外甥!

虽说背地里,这桩婚事被当做了笑谈,但真正面对薛蟠时,想及他那脚跨军政两届的关系,谁还敢真的把他当成笑话看?

卢剑星和沈炼不由得更添了几分拘谨,等进门入席之后,多少便有些战战兢兢放不开手脚。

倒是那柳湘莲依旧洒脱的紧,在席间嬉笑怒骂挥斥八极,与冯紫英那叫一个相见恨晚。

聊的兴起,云儿姑娘弹起了琵琶,柳湘莲唱起了小曲儿,直博的满堂尽是喝彩之声。

不过……

旁人最多也就是欣赏,那薛蟠却干脆盯着柳湘莲看直了眼,若不是嘴大能容,哈喇子都已经流出半尺多了。

柳湘莲初时倒也没怎么在意,后来却是被他瞧的有些恼了,便借口要去净手,暂时离席而去——起身时,又趁众人不注意,偷偷给那薛蟠递了个眼色。

薛蟠旁的事情上糊涂,欢场上却是地道的老手,只这一眼便立刻心领神会。

前脚柳湘莲刚从侧门出去,他便也捂着肚子嘟囔道:“不行,这肚子突然给劲起来了,我也得去厕所走上一遭!”

说着,起身便走。

谁知两条腿刚要往前迈,便被人一把薅住后颈,直接惯回了椅子上!

“给我乖乖坐好!”

孙绍宗不客气的呵斥道:“人家入厕、你也入厕!真当我们是瞎子不成?”

冯紫英在旁边也有些不快:“我说薛大脑袋,你这毛病也该改改了,若是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倒也罢了,二哥的世交你也敢招惹?”

“我没招惹啊。”

薛蟠见孙绍宗面色不愉,倒不敢再提入厕的事儿,委屈的搓手道:“我就是瞧着他喜欢得紧,若是他乐意,便两好凑一好;若是不乐意,有二哥的面子在,我难道还能用强不成?”

“用强?”

孙绍宗嗤鼻道:“你真当他是个文弱书生不成?莫说是你一个人,便带上几个狗腿子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!”

“就他?不会吧?”

薛蟠撇着大嘴,只是不信。

孙绍宗没理他,继续道:“似柳贤弟这般男生女相,偏又一腔男儿豪情的,最恨旁人将他当女子看……”

薛蟠又喊冤道:“我就是把他当男人看啊!”

“闭嘴!”

孙绍宗把眼一瞪,薛蟠忙缩了脖子做鹌鹑状。

孙绍宗这才又道:“他方才引你去茅厕,怕是已经起了心思,要伺机教训你一番。”

见薛蟠仍是半信半疑,孙绍宗便也懒得多说什么。

只等柳湘莲回到厅中,这才笑道:“湘莲,我方才说你功夫不错,薛家兄弟却死活不信,不如你且施展一下拳脚,让他开开眼界如何?”

柳湘莲闻言,先瞟了薛蟠一眼,见他满面狐疑之色,倒不敢像方才那般无礼打量,便猜到孙绍宗方才肯定说了些什么。

于是飒然一笑,道:“二哥有命,我自然只好献丑了!不过……”

他的目光落在卢剑星、沈炼二人身上:“正所谓孤掌难鸣,还请哪位兄台与我搭把手,才好让二哥瞧个清楚、看个热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