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不能给未成年的人用的软件

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肖世南呼吸加重,看着张铭。

张铭连忙摆手道:“肖兄,你可千万别误会。我和曹婴真没什么,她……她就是在我房间里睡觉。”

这话不对。

张铭又连忙解释道:“我没跟她睡,刚才我不在,她一个人在这里睡的。”

床上的曹婴听着两人的说话,嚷着道:“主子。你们出去说话吧,折腾了一晚上,我真的好累啊。”

折腾一晚上!

肖世南愣愣得看着张铭,又看着曹婴慵懒的样子,最终一转身走了。

这该怎么解释啊?

张铭连忙追了出去,拉着肖世南开口道:“肖世南,你听我说啊。”

“别说了。张少。”肖世南回过头开口道:“这事我没怪你什么。只是……只是我一厢情愿,自以为曹大小姐会在意上一次的事,所以我才想要对曹大小姐负责。不过现在看来,曹大小姐并不需要我负责。张少也放心,以后我不会再提此事了。”

张铭目瞪口呆,连忙开口道:“你别啊。我还想把曹婴嫁给你了。”

不等肖世南说话。

气质美女尽显成熟魅

一旁走廊里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张少。曹婴都被你吃干抹净了,你还要把人家嫁给肖少,这样不合适吧?”周凝从走廊里走出,轻笑开口道:“你那样不是让肖少给你养女人吗?”

靠。

这女人出现说这话,张铭都怀疑肖世南是被她给安排过来捉那个什么的了。

肖世南也是抱拳道:“张少。如果你把我当朋友,以后这事不要再提了。”

肖世南转身走了。

周凝对着张铭一笑,然后转身追向了肖世南得方向。

这女人勾心斗角起来,果然比男人手段多啊。

张铭挠了挠头,感觉自己被人坑了一把,顿时心里有些气愤。

张铭回了房间,在看见曹婴那慵懒的样子时,便随手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砸了过去。

“干嘛啊?主子!”曹婴被砸醒了,迷糊着开口道:“你要打我啊?”

张铭白了一眼道:“我是真想打你。刚才我们被周凝那女人算计了,说不定肖世南就是被她叫来的。你这个不动脑子的,还帮了人家一把。这下好了,周凝去勾搭肖世南了。”

“这女人真贱。”曹婴撇过头,含糊道:“等我醒了收拾她。”

张铭无语了。

好歹曹婴也是个先天武者,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和那个叶凝烟到底干嘛了,这一个白天居然这么累。

第二天就是达摩洞开启的日子了。

张铭也需要养准备一下。

自己房间被占了,张铭就去了曹婴的房间。

房间里。

张铭盘膝而坐,身体绷直,整个人前倾,开始运转劲气,这一套运气法门就是神农经里面的凝气心法。在正常的武学之中,一部武学分为功法和心法,两者合二为一才算得上完整的武学。

功法就是招式,心法就是劲气运转的法门。招式本无威力,但是加上运转的劲气,便会迸发出极强的破坏力。

而神农经里面的这段凝气心法,却没有相匹配的功法。不过这一段心法虽然没有相匹配的功法,却又能运用在任何一种功法之上。而圣手阎罗一脉,主修的便是这一套凝气心法,同时也凭借着这一套心法,张铭不管是在剑法还是拳脚功夫上,都要比寻常古武世家的年轻弟子强上几分。

一个白天。

张铭没有出门,只是在房间里修炼神农架里的凝气心法。

临近子夜。

张铭已经坐在地板上运转着心法,就在他准备收功吃饭休息的时候,却没想到房间的窗户突然被人打开了。就在张铭有些疑惑的时候,窗外一个人影窜入房中,落地瞬间,那个人影就向着张铭攻了过来。

黑暗中。

那一道人影一拳就攻向了张铭。

张铭身子往后一仰躲过了对方一拳,随后强行收气,忍着体内沸腾的劲气,抬手一掌就拍在了对方的胸口上。那个人影被张铭一掌打退了好几步。

“哎呀。疼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,随后怒声开口道:“曹婴,你疯了,下手这么重。”

这声音!

叶凝烟!

张铭慌忙走到门口的位置准备打开灯。

只是他还没按到灯的按钮,后面叶凝烟已经飞扑了过来。

咔。

开关按下了。

叶凝烟也扑倒了张铭身上,胳膊勾住了张铭的脖子。

灯亮了。

张铭没有再出手,只是愣愣得看着勾住自己脖子的叶凝烟,叶凝烟也是目瞪口呆得看着张铭,嘴角上还有一丝血迹,显然是张铭刚才那一掌打出来的。

“叶大小姐,要不,你先放手?”张铭尴尬开口道。

叶凝烟呢连忙放手,揉着胸口,看着张铭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这不是曹婴房间吗?你……你还打我了一掌。”

这位置不对啊。

难怪刚才一掌下去,有点弹。

张铭尴尬道:“她……在我房间睡着了。我就来她房间了。”

“你们!”叶凝烟无奈白了一眼,转身就走向了门口,只是没走两步,却又停下了脚步,回头瞪了一眼张铭道:“你要给我疗伤。刚才下手那么重,我这伤要是毫不了,明天还怎么参加比试?你是学医的,别告诉我搞不定我身上的伤。”

疗伤?

这倒是小事一件。

张铭点了点头道:“好吧。这件事也怪我。我帮你疗伤就是了。”

叶凝烟是受伤了。

但是刚才张铭强行收气,其实身体也没那么舒服。不过这一掌毕竟是他打的,对方让他疗伤,张铭真不好意思。

“你先坐着吧。要不趴床上也行。”张铭开口道:“我给你施针,活动一下气血。一会你再服一颗疗伤药,一晚上该能痊愈了。”

叶凝烟听了张铭的话,脸色突然有点不自在道:“扎针啊?疼不疼啊?”

疼?

张铭愣愣得看着叶凝烟,嘀咕道:“刚才那一掌你不感觉疼吗?”

“不是。”叶凝烟当然知道张铭再说什么,脸色有些不自然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不怕别人的拳脚。可是我从小就怕打针……所以……”

这女人居然还有这毛病。

最后。

叶凝烟还是趴下了。

张铭没要对方脱衣服,只是隔着衣服扎了几针,凭借他的手段,穴位上自然不会有丝毫偏差。

“叶大小姐。你半夜来曹婴房间干嘛啊?”张铭扎着针,又好奇问道。

叶凝烟嘀咕道:“我这不是试试曹婴的伸手吗?昨晚我和她在外面打了一夜,今天我想着看看她进步了多少,哪知道你在房间里啊。”

难怪曹婴一大早累的跟狗一样。

难怪曹婴一大早累的跟狗一样。

张铭嘴角苦笑,对着叶凝烟道:“差不多了。我给你拔针。”

一根根针拔下。

张铭又给了叶凝烟一颗疗伤药。

“好舒服啊。”叶凝烟服用了疗伤药,活动着四肢打开了门笑着道:“张铭,你真厉害……”

门开了。

外面有人。

叶凝烟说的话也停住了。

肖世南站在门口,目瞪口呆得看着叶凝烟,又看着张铭,叶凝烟也是愕然得看着肖世南。

“我……我打扰你们了吧!我是来……找曹婴的!”肖世南结巴道:“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走了。

肖世南怎么也没想到叶凝烟和张铭会在曹婴的房间里,本来他只是想找曹婴说清楚,可是却没想到撞见了叶凝烟和张铭两人深夜共处一室。

特别关键的是叶凝烟说的那句话。

好舒服!

张铭!你真厉害!

肖世南是个男人,却也听得目瞪口呆,面红耳赤。

“他……他什么意思啊!”叶凝烟看着肖世南离开的背影,结巴道。

张铭也是尴尬不已,开口道:“他好像有些误会。”

“我!”叶凝烟一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,顿时长大了嘴,看着肖世南的背影结巴叫道:“我……肖世南,我不是那个意思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