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黄色app免费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!

金玉轩一怔,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乌厉狼:“阿狼统领,这是什么意思?为何突然不友善起来了。”

乌厉狼拿看煞笔一样的眼神望着金玉轩,呵呵的笑道:“我讲的很明白,干掉这里所有人,不仅是秦浩,也包括金会长在内。”

金玉轩顿时心里一突,他就槽了:“干掉我干嘛?我付钱给,应该保护我的安才对啊!”“省省吧小金金,还看不明白吗?其实这是他们的圈套,宝藏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关键之物,碍于西凉洛水的势力,不方便大肆展开挖掘,只能借之手,横插一足,混入寻找宝藏的队伍里,然后杀光所

有人,再卷走这里的军器和元晶石,如此便可以瞒天过海,安返回东秦!”

连秦浩都替金玉轩的智商感到捉急,末了,看向乌厉狼道:“我说的没错吧?东洲秦国人?”

啪!啪!啪……不急不缓的掌声响起,乌厉达赞叹道:“小子确实不一般,小小年纪让西凉商盟的海议员尊为公子,果然是聪明过人,若我东秦国得到这样的军师,实在是幸运。只可惜,今天得死。让我好奇的是,

如何判断出我们是东秦武者的?”

“噢……原来们一直在欺骗我?”

金玉轩终于恍然大悟,指向乌厉狼,表现的一脸愤慨的样子。

在场所有人顿时气愤不已,本以为得到宝藏,最后竟然被外境人给骗了,而且今日谁都休想活着离开。

对此,乌厉狼他们只是冷笑。

清纯少女眉清目秀头戴花环眨眼微笑迷人写真图片

“我如何看出来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恐怕们没办法如愿以偿的拿走这些玄晶!”

秦浩有恃无恐的样子,凝聚一缕元气,屈指一弹,射向石壁上的一簇地晶石。

元气与地晶石接触之后,只听轰隆一声巨响,石壁瞬间炸裂出一个窟窿,冒出滚滚黑烟。那簇地晶石顿时化为了黑渣渣,沦为毫无用处的废品。

而且这一刻,似乎引起连锁反应,整个第二层的晶石部躁动的闪烁起来,貌似下一秒会集体爆破。

“阵法?”

乌厉达很是吃惊。“没错,这里被某些人提前下了禁锢阵法,任何外力强行移动地晶石的话,会让它产生爆炸。爆炸不仅会毁掉地晶石,还会把人炸死,包括七阶元王也没办法逃脱,如果不信的话,动一下中央的天晶山

试试看!”

秦浩指着中央巨大的天晶石山。

这不由让乌厉达变得一脸艰涩,即便杀光在场所有人,可他们带不走一件东西,没办法完成战帝交代的任务。

无论第一层的军器,还是眼前这批晶石,皆是东秦的宝藏。

战帝曾交代过,不计一切代价,务必带走部,一件也不能少。

因为这些东西,貌似与六百前陨落的丹帝有关。

具体是什么关联,乌厉达他们不知。

乌厉达猜测,战帝是在怀念那位陨落的丹帝。毕竟六百年过去,战帝已达到近乎半神的存在,世上没有敌手了,英雄寂寞啊。

“大哥,这套连锁阵法,有点像咱们家传的感应封锁神阵,而且是手法达到极端的封锁神阵,如果再一次强行移动元晶的话,会导致整个地窟毁天灭地,乃至威力摧毁洛水帝都不是问题。”

乌厉狼胆颤心惊,声音颤抖的说道,望向周围元晶石的眼神,充满了恐惧的味道。

整个洛水王城都会被炸平,用屁屁想想都他们不可能在如此滔天的威力下逃生。

这可就难办了。

“最高级的感应封锁神阵吗?那是只有先祖才会的手段,以我们的造诣不可能破解!”

乌厉达抓紧了拳头。

他们家传的阵法已经确实了精髓,最高级的诀窍,他们根本不知道。

“哈哈哈,们是来搞笑的吗?自己家的阵法却破不开,还想拿走宝藏,见过蠢的没见过蠢得像猪的!”

金玉轩背起双手道,反正都死翘翘了,再也不惧怕这三个狼心狗肺,欺骗大爷纯洁心灵的坏人。

而且要死的话,大不了金玉轩一头撞在天晶石山上,让部的人玉石俱焚,死也集体陪葬。

所以此刻他有恃无恐。

同样,这也是在场所有人共同的观点。

所以此时这里再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什么会长啊,什么长老,都统统烂命一条。

“这阵法,我能解!”

当所有人抱着破罐子破摔念头的时候,秦浩的声音响起,犹如挽救众生的天籁之音。

“说什么?”

“可以解开?”

众人先是对视一眼,然后集体看向秦浩,充满不可思议。

“小子,说的可是真的?胆敢骗我的话……”

乌厉达右手凝聚一团红色元气,意思秦浩敢骗他,他第一个先送秦浩去地狱。

杨老四人见状,马上并排挡在秦浩的前方。

“骗又如何?敢下手试试。不过这阵法,我确实有九成把握可以破解!”

秦浩说道。

实际上,哪里是什么最高级的感应封锁大阵。

眼前的阵法,是六百年前秦浩教给乌厉达的老祖宗,乌厉烈的一套小玩意。

这里就像是九宫拼图,只需拔掉其中那块阵眼,整个大阵将土崩瓦解,完失去效应。

而且秦浩也猜测出来,布下大阵之人,是乌厉烈。

难道乌厉烈也没死?

这不禁让秦浩有些忌惮起来。

乌厉烈当年已经是低阶元皇的存在,以他六百年的时间计算,哪怕对方是个蠢猪,如果不死的话,修为最少达到高阶元皇。

整个西凉大地,最强者叶龙渊,仅仅是名八星元皇。

乌厉烈若不死,足以把西凉搅得天翻地覆,完可以横着走了。

言语之间,秦浩下意识的望向中央的天晶山,在天晶山顶部,托着一口黑色的棺材。

棺材里装得是何人?

会是斩浪?

还是乌厉烈?

秦浩无法判断,所以此刻显得十分紧张,若猜错一步,将万劫不复。

“小子,去打开那个棺材!”

乌厉达似乎看出来了,大阵的关键,似乎是那口棺材,于是指向天晶山上方,逼秦浩前去打开。

“公子,万万不可!”

扬老立刻张开双手阻拦。

如果秦浩帮对方破开大阵,乌厉达不认账的话,那么必然会再次下杀手。届时地窟中没人能逃掉。

“算个什么玩意?滚开!”

乌厉达不由暴怒,手一甩,一团强悍的王级元气轰飞扬老,也是把扬老轰得吐血。如果不是怕激怒秦浩,对方不给破阵的话,这一击足以把扬老击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