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叼嘿片软件大全

“你还敢问我所为何事?!”

贾琏须发皆张的恨声道:“那尤二姐分明是我先瞧上的,你二话不说便抢了过去,分明就没把我这个二哥放在眼里!”

“二哥这意思,是我横刀夺爱喽?”

见贾琏点头,孙绍宗忍不住嗤笑道:“那敢问二哥,你可曾对尤家表露过心意?”

“这……”

贾琏原以为,孙绍宗也会拿‘尤二姐系出自愿’来堵自己的嘴,哪成想准备好一番说辞之后,等来的却是这个问题。

他当即便有些语塞,不过马上又道:“我虽然未曾表露过心意,但珍大哥曾出面替我撮合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孙绍宗哈哈一笑,打断了贾琏这话,然后反问道:“这话琏二哥自己觉得可信吗?”

不等贾琏回应,他又扬声招呼道:“薛兄弟!”

薛蟠立刻应声进来,拍着胸脯道:“珍大哥曾明明白白的和我说过,要把那尤二姐纳入自己房中,却从来没有提过琏二哥也喜欢她!”

其实贾琏心底,又何曾当真相信过此事?不过是随口拿来遮掩罢了!

冬日阳光下去游乐园游玩的围巾少女

此时被孙绍宗与薛蟠联手戳破,他脸上便涨的愈发通红。

“尤家姐妹,也只说是珍大哥苦苦相逼,并未提及琏二哥之事。”孙绍宗两手一摊:“说实话,二哥若真是抢先表明心意,以你这模样身份,那尤二姐又如何会主动投到我这里?”

“他敢!”

不等贾琏发话,后面王熙凤便忍不住一声娇叱。

而这一声娇叱,便又让贾琏面色阴沉了几分。

孙绍宗顺势耸了耸肩:“这事儿本就是个误会,琏二哥只需问我一句,也便什么都清楚了——却怎得带了家奴过去,不分青红皂白的便动了手?”

“且不说两家如今是亲戚,单凭旧日里的交情,二哥也不该如此吧?”

其实说到这里,孙绍宗倒忽然有些心虚起来,暗道贾琏如此不管不顾的找上门,莫非是知道自己偷了平儿?!

这时贾母见事情说开了,便忙吩咐道:“琏儿,这事儿分明就是你不对,还不赶紧向孙大人赔礼道歉!”

贾琏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张了张嘴,似是要说些什么,却忽然低头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:“我呸!凭他也配让我贾琏道歉?!”

说着,他便斗鸡也似的,乍着膀子咆哮道:“你不是要想知道我所为何事么?老子今儿就跟你说个清楚明白!”

说着,他抬手向大观园所在的方向一指,恨声道:“那日在怡红院里……”

“贾琏!”

贾琏这一开头,王熙凤便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,当即便羞的没着没落,跺脚道:“你莫不是疯了?快把栓了夜壶的臭嘴给姑奶奶闭上!”

王熙凤是不想当众出丑,可贾琏听她让自己闭嘴,心下想的却是‘这婆娘竟还想维护孙二郎’!

于是愈发的恼了,原本还想说的委婉些,给自己留几分面子,如今却干脆不管不顾起来,脱口道:“那日在怡红院里,趁着凤儿神志不清的时候,你在那里又摸又瞧的,怕不连什么都看见了!”

“我贾琏的妻子,也是你这等人能染指的?!”

“只这一条,我莫说是教训你两个下人,便是命人将你毒打一顿,也是活该!”

他到底还是把这心头闷了许久的事儿,给吼了出来。

却只把个王熙凤羞的身子滚烫,泫然若泣的张了张嘴,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,只一头扑到了贾母膝上,掩面大哭起来。

孙绍宗虽也早就晓得,贾琏对这事儿耿耿于怀,却没想到他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,把这事儿给挑明了!

不过这事儿,孙绍宗可是半点都不心虚,立刻摆出正气凛然的模样道:“二哥这话怕是有失偏颇了吧?那日我分明是在救人……”

“那又怎样?!”

贾琏却是将袖子一甩,又斗鸡也似的叫嚣道:“老子瞧的不爽,恼了便是恼了,管你是救人还是害人?!”

这还不讲理了……

孙绍宗瞧他那血灌瞳仁的模样,一时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——身在荣国府里,总不好直接上大耳刮子,把这厮给扇清醒些吧?

哗啦~

便在此时,那竹帘子又被人重重的挑了起来,就见贾赦从外面气势汹汹的进来,直奔到贾琏身前,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光抽了上去!

啪~

贾琏被打的原地转了半圈,刚捂着左脸,转回头喊了声‘爹’,就听又是啪~的一声脆响,他那两张脸便又恢复了微妙的平衡。

贾琏忙捧住了两张脸,正待解释一二,冷不防小腹上有挨了一脚,登时又摔了个仰面朝天!

贾赦追上去好一通野蛮践踏,嘴里喝骂道:“你个不知死活的小畜生!招惹谁不好,竟然敢去招惹忠顺王爷!”

贾琏此时那还有半点方才的‘猖狂’,抱着头连声道:“爹、爹!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“解释个屁!你得罪忠顺王也便罢了,竟然连赵国舅也一并得罪了!真真是坑死老子不成?!”

“不不不,那赵国舅是……哎呦……你听我解释!那赵国舅……”

贾赦却那肯听他解释什么?

照准他那张嘴,便是一脚踩了上去!

“哎呦~!”

贾琏惨叫一声,嘴唇上破了好几道口子,滋滋的往外喷血。

眼见如此,贾母这才连忙喝令道:“老大,快住手!你莫非还真要打死他不成?!”

“打死了倒正好省心!”

贾赦兀自不解气的又踹了一脚,这才转回头,冲着孙绍宗满面堆笑道:“贤侄,听说你颇得忠顺王的赏识,看来此时也只能拜托你去周旋周旋了。”

方才那一顿毒打,倒真是替孙绍宗出了口恶气。

故而他也是头回瞧贾赦这般顺眼,忙还了一礼,据实相告道:“世叔不必如此,那忠顺王处其实无碍的。”

“怎么?”

贾赦大约也在外面,听人说了个一知半解,因此见孙绍宗这般说话,还以为他是想要推托呢,忙问:“你可是还恼这小畜生,为了个女人与你相争?”

说着,又不等孙绍宗回应,便急吼吼的回头一脚踢在儿子大腿上,喝令道:“没出息的东西!还愣着干嘛?赶紧给孙家二郎磕头赔不是!”

“爹!”

贾琏哭丧着脸,口齿不清的解释道:“其实那忠顺王早就……哎呦~!”

贾赦收回第二脚,怒道:“老子的话,你也不听了?!”

贾琏见跟他也分说不清,只得含羞忍辱的换成了跪姿,憋屈的向孙绍宗叩头道:“二郎,千错万错都是哥哥我的错,其实我也晓得你是为了救人,可心下就是管不住的泛酸,今儿把事情说开以后,我必定不会再这般孟浪行事了!”

啧~

这不是挺明白的吗?

方才那犯浑的样子,果然是欠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