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向日葵app官方下载破解版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最新章节!

众目睽睽之下,太子爷穿着平角裤倒在魏少雍身上,卯足劲儿的掐着他脖子,魏少雍双腿夹着太子爷的头,使出了一招绝命剪刀脚。

“嘉泰?”

“少雍?”

“们在干什么?”两个老人的声音意外地重叠在了一起。

完颜嘉泰绷着脖子:“这还看不出来吗?”

魏少雍也因缺氧,脸部涨得通红,眸色却越发的冷冽。

正在胶着不下的时候,一道弱弱的声音从破损的门框传来:“我今天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吧。”

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,统统朝门口看过去。

宋真真惊呼道:“怜惜?”

何怜惜牵着何涵波站在客厅里,望着一屋子的狼藉,眼睛眨了眨:“要不……我下次再来?”

两位老人对视了一眼后,飞快的冲到卧室拉开各自的崽儿。

浅时光心事少女软萌房内美拍图片

完颜老太爷气急败坏的拍了孙子一把:“老好也穿条裤子!快,人家闺蜜来了。”

魏老爷子不甘示弱的附在儿子耳边出招:“若想虏获一个女人的芳心,一定要懂得讨好他们的闺蜜,这叫搞好媒体关系。臭小子快起来。”

宋真真深一脚浅一脚的冲到好友面前:“怎么来了。”

何怜惜看了看她身后的四个人:“我……我可以马上走。”

宋真真尴尬万分的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不用,我们一起走。”

……

咖啡馆里,宋真真捂着发疼的额头,郁闷道:“要么一个人没有,要么就一起来。”

“算了,不说我了,说说吧,突然来找我什么事?”

何怜惜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子,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我给涵波选了一个不错的学校,但是需要户口本。”

宋真真皱了下眉头:“别说没有户口本。”

何怜惜点了下头:“当年走的太急了,压根儿没想到,所以……”

跟蒋旭东离婚的时候,她只拿走了自己的随身物品,其余都留在了别墅里,如果不是儿子要上学她根本想不通户口本这种东西。

“我不是户主,没办法补办,只能拿原件过去登记。”何怜惜顿了顿:“涵波已经比同龄人迟了一年,我怕再拖下去就没学上了。”

人家在四岁的时候都已经上幼儿园了,但是何涵波到现在连学校门都没迈进去过,他现在所有知识都是从楼下那位小学老师教的,这次报名也是靠那位老师帮忙才有的名额,她不能因为一本户口本断送了儿子的上学机会吧。

“我懂了,是要偷偷溜回去拿户口本对吧?”

“是的,但我又放心不下……”何怜惜看了看身边的儿子。

“行,去,我带照顾。”

家恐怕回不去了,倒不如在外面潇洒一个晚上,宋真真立刻拿手机定了两张洗浴的票。

“干妈等下带去洗澡好不好?”

何涵波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:“要一起洗吗?”

宋真真噎了一下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……

从咖啡馆分手后,何怜惜驱车去了以前的住所,去之前何怜惜给姜小米打了个电话,确定蒋旭东正在蒋家老宅,她这才敢放心大胆的去别墅里拿东西。

挂断电话后,姜小米转身回花厅。

娄杰锋、罗艳荣、娄天钦以及蒋家的所有成员齐聚一堂,商讨的内容却是姜小米肚子里崽儿的归属问题。

快要临盆了,医生这才通过仪器检测出其中一个可能是女孩。

要知道,女孩在蒋家可是稀有品种,有个算命的曾给蒋老爷子算了一下,说他这辈子就别想有孙女了,一水儿的孙子。

蒋老爷子开始不相信,直到蒋旭东、蒋昊臣、蒋啸卿、蒋啸桀陆续出生,老爷子才开始相信命中注定这一说。

听说孙女肚子里可能有位千金,蒋老爷子这才燃起了对女孩的渴望。

“就是跟我们家姓而已,不要那么小气嘛,艳荣,喜欢孙子,我知道的。女娃就让给我们呗。”

罗艳荣脸色微变:“哪只眼睛看见我喜欢孙子?老公说句话。”她捅了捅身边一直不吭声的丈夫。

娄杰锋连忙坐直了身体:“咳咳,我很能理解您的这种心情,但是吧,我们家的情况也知道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这个我们也不是太富裕,所以……”

蒋老爷子皱起眉头:“所以什么?”

“所以男孩可以,女孩不行。”开玩笑,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孙女,岂容他想要就要的。

罗艳荣默默地在心里给老公点了一个赞。

眼看花厅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重,姜小米本来还想进去再吃两口,突然改变了主意,悄无声息的又退了出去。

“哎?看见我大表哥了吗?”姜小米绕了一圈没发现蒋旭东的身影,连忙问一旁的老公。

娄天钦道:“回去了。”

“回去了?什么时候走的?”

娄爷漫不经心道:“刚走。”

姜小米心里咯噔一下,连忙掏出手机给何怜惜打电话,让她赶紧离开,谁知电话是通了,却没有人接。

……

何怜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防盗围墙上翻到别墅里,万幸的是,蒋旭东这么多年的习惯并未改变,别墅只有他一个人居住。

越过了围墙,接下来就是开锁。

何怜惜摸出钥匙,不停地在心里祈祷:千万不要换锁,千万不要换锁。

当钥匙捅进去的那一刻,她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咔嚓,金属的绞索声清脆悦耳,小女人默默地松了一口气。

打开最后一道防线,剩下的过程就很畅通了。

偌大的客厅显得十分空旷,走路都仿佛带着回音,何怜惜掏出手电筒,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,户口本跟其他证件都放在卧室的小柜子里,因为并不是值钱的玩意儿,柜子也就没有上锁。

推开卧室的门,那束手电筒光芒意外地落在了床头的位置。

当看见两个人的结婚照还挂在墙壁上的时候,何怜惜目光忽然凝滞了一下。

姜小米曾用专业角度点评过这张照片,她说,瞧蒋旭东笑的那鬼样子,啧啧啧,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。